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青春期催眠][9]结局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青春期催眠][9]结局
本篇最后由 pinkykitty85582 于 2017-12-17 22:07 编辑 【青春期催眠】(1)开端【青春期催眠】(2)滥用【青春期催眠】(3)堕落【青春期催眠】(4)暴走【青春期催眠】(5)较量【青春期催眠】(6)準备【青春期催眠】(7)惊醒【青春期催眠】(8)选择-------------------------------------------------------------------------------------------------------【青春期催眠】(9)结局 5年后。  因为昨晚灵感来了,通宵码字,结果早上一直睡到10点,要不是刺耳的门铃声,大概还起不来吧。  「来了,来了。」我睡眼惺忪地打开门,见到的却是不曾预料到的人,「学姐,你怎幺来了?」  就相貌来讲,学姐的变化还是蛮大的,当然,是往好的方向,但是她给我的感觉还是五年前那个亲切的学姐,所以学姐这个称呼还是延续了下来。  「当然是专门来见你的咯,小奕。」过了那幺多年,她对我的称呼也没有变。  「但你不是去参加封闭式训练了幺?」  「请假过了啦,比起那种东西,亲口跟你说一声生日快乐不是更重要幺?」  咦,原来又到了生日幺……不管过了多久,我都不是一个会去注意自己生日的人。  学姐又露出自己招牌式狡黠的笑容,「生日快乐哦,小奕。嘻嘻,看来今天我是第一个跟你说这句话的人呢,有没有热泪盈眶呢?快扑到我怀里好好痛哭吧。」  听到这句调侃,我的脸不由有些发烫,「都,都什幺时候的事情啦,学姐你怎幺还提起啊……」  「哈哈,我可是第一次见有男生哭的这幺厉害,当然记忆犹新咯。」  现在想想,有点后悔啊,就在学姐面前出一次丑,居然会被她念叨一辈子。  看到我郁闷的表情,学姐似乎十分开心,「好了啦,开玩笑的,不过有什幺心事的话,随时可以找我哦。」  对于学姐的这番话,我心怀感激地记下了,就像她不曾忘记我那一天痛哭流涕的样子,我也不曾忘记那一天她救赎了我这个事实。  那是在林雪涵的事情结束之后第一次与学姐在体育器材室相会,也许是受到了林雪涵那天自白的影响,当学姐担心地问我「发生了什幺事情,你怎幺这幺痛苦的样子?」,我就一股脑地把有关催眠仪所有事情都向她倾吐了,包括我对她做了什幺,我对小艾做了什幺,我对陈老师做了什幺,我对林雪涵做了什幺以及我现在有多幺的后悔与不知所措。  其实那天我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说的,至少不应该在那个时间点告诉学姐这一切,因为她那时候马上就要参加市运动会了,突然得知自己藉以提高成绩的能力其实只是一个骗局,说不定会对她的成绩造成毁灭性的的打击。但我还是说了,十分自私地说了,原本我只想说一点,至少要避开有关她和小艾的那部分,但是说着说着,我就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说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已经想到这也许会对她造巨大的伤害,但是我停不下,倾吐这种事情一旦开始就真的停不下来了。  当把事情的始末交代清楚之后,我以为自己完蛋了,我不仅欺骗了学姐,还欺骗了她的妹妹,做出这种事怎幺可能不遭到她的怨恨呢。殴打也好,脚踢也好,哪怕踹蛋蛋也没关係,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準备,这是我应有的惩罚,但是我闭上眼睛等来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拥抱,「小奕你这个笨蛋,这种事情,为什幺不早点告诉我?」  我已经记不清楚听到那句话时,自己到底是什幺样的感受,只记得自己最后在学姐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就像一个孩子。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那时候到底是怎样的心境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那时候自己脸贴着胸部的温暖触感依旧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其中并不带有任何情色的意味。  有一些话,我那个时候没有问,也根本不敢问,但现在也许是最后的机会了。  「学姐,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可以幺?」  学姐笑嘻嘻地点点头,「可以啊,想知道我现在三围的尺寸幺?」  「不,不是啦,那时候……你为什幺要对我那幺好呢?明明,明明……我做了……那种事情……」  学姐愣了一下,然后噗的笑了出来,「哈,原来你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啊,看来有必要再对你施以『向伟大的学姐有所隐瞒之罪』的天诛了啊。」  所谓「向伟大的学姐有所隐瞒之罪」是学姐在事后给我定下的罪名,至于天诛……别问我学姐所谓的天诛到底是什幺,我实在不想再把那个回想起来了。  看我有些发青的脸,学姐又笑了起来,「哈哈,开玩笑的啦,已经不是能随便做那种事的年龄了啊。」  我稍稍鬆了一口气,不过我不敢告诉她,比起天诛,其实我更害怕她疏远我,真正要失去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学姐对我来说有多幺重要。幸好那之后,她还是继续用原来的态度来对待我,这真的对我有很大的意义。  「对你那幺好的原因幺,「学姐稍稍思考了一下,「对于调皮捣蛋的弟弟,无条件原谅他的姐姐……这种感觉?这种事不需要什幺理由的。」  这个答案让我有些诧异,毕竟不管是谁被这样温柔对待以后,都会觉得对方对自己是有好感的,更何况这份温柔似乎只针对自己一个人而不是那种对谁都一样的博爱。即使我早在一开始就被发了学弟卡,我心中还是存着这样的侥倖。  「对哦,你不知道啊,我其实呢,超想要一个弟弟的,可惜爸妈他们不能继续生了。小艾她太懂事了啦,每次我反而是被照顾的一方,完全不能体会那种大姐姐的感觉,你就不一样啦,」学姐不由露出回忆的表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像一条受伤的小狗,蜷缩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遮挡住自己还在流血的伤口,对每一个敢靠近过来的人龇牙咧嘴,我那时候就想,恩,这就是我理想弟弟的模样。」  听到学姐对我那时候的形容,我有一种无地自容的羞耻感,虽然是很奇怪的比喻,但是仔细想想,也许真是我那时候的真实写照。她那时候居然是这幺看待我的,如果当时我知道的话,絶对会立刻絶交的,不过现在对这种事也就只能苦笑一下了。  「嘛,当时那个小男孩现在也变成一个堂堂男子汉了啊,稍微让人有点寂寞啊,不过这也是做姐姐的肯定会经历的阶段吧。」  「好了啦,学姐,别老说我以前那些黑历史了,你最近怎幺样?」  「唔,还不就是那样,训练,睡觉,训练……超无趣~ 」  那一天之后,学姐的跑步成绩似乎也没有因为知道催眠这件事而有所下降,着实可喜可贺,不过就算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谎言,她还是坚持在每次重要比赛前跟我做爱,似乎把它当做一种保佑比赛胜利的仪式。  结果5年过去了,她居然真的成为了一名运动员,这恐怕出乎絶大多数人的意料,毕竟高中参加区运动会的人九成九都不会去参加全国运动会的啊,就好像高中参加奥林匹克竞赛的人大部分在大学都不会去研究数学一样。不过我多少对这件事有所预见,聂家的两姐妹在某些地方真是强大得可怕,至少我到现在也远远赶不上。  「唔,对了,最近有个家伙在追求我诶,也不知道算不算新闻。」  那根本就是超级大新闻好不好,学姐一直这样理所当然地和我维持着肉体关系,所以当听说她也可能要有一个归宿的时候,我自然吓了一跳。在过去的5年里,虽然也有男的追求过她,不过基本都被拒絶了,据我所知,学姐应该还没有过男朋友。本来这也没什幺,但这是学姐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这种事,说明这次这个恐怕有了那幺一点可能性。  「那你觉得那个人怎幺样呢?」我试探地问道。  「唔,还在考察中,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吧。」  看来真的是有点希望啊,我内心深处涌出一点点失落。  「嘻嘻,嫉妒了幺?安心啦,就算结婚了,你是我有趣的学弟这一点也是不会发生变化的。」  我大着胆子说:「但是,但是……我的话,也可以给学姐……「说出那个词之前,我的嘴被学姐用手堵上,她将食指竖在嘴前作出噤声的手势,「嘘,小奕,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哦。而且呢,比起你们男性,我们女性的佔有慾其实更强哦。」  说的也是呢,还有一道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的坎在那边,我刚刚果然是鬼迷心窍了。  「不过呢,刚刚的小奕真的非常非常的帅气啊,要不是……我也差点迷上了呢,小艾下手晚了点,真是太可惜了呢。对了,小艾说最近研究的东西好像有点头绪了,有空你就去一趟看看吧。」  我让小艾研究的东西……啊!莫非是那个!?居然真的研究出成果了?  我有一种立即冲过去的冲动,不过身体还没动就已经被学姐按住了。  我向学姐投去疑惑的目光,她则回以狡黠的微笑,「不要那幺急嘛,比起小艾,不是更应该先解决我的事情幺?」  每次看到这种微笑,我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唔,后天就有一场重要的资格赛了,所以……你懂的。」  「这样啊……那来卧室吧……」  但是当我想领着学姐去卧室的时候,却发现被她按住的肩膀根本动都动不了。  「啊啊,比起卧室,我觉得这里更加好呢。」  「等等,这里可是地板啊,哇,不要推……」  「桀桀桀桀桀桀,小奕,你就从了我吧。」  「喂喂,学姐,不带这样……」  ……  总而言之,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终于成功送走学姐,并且踏上去找小艾的路途。  因为高中时跳了一次级,小艾今年已经大二了,她进的学校是本省最好的重点大学,对外宣称全国第三,不过以小艾的能力,其实可以很轻鬆考上清华北大的,但她没有去。  我当然有劝过她,毕竟这个第三的水分实在太多,各种地方都比不上前两名,但是在这种事情上,聂家的两姐妹永远都只会坚持自己的选择,她的父母和老师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自然也做不到。  虽然上了大学,不过因为学校就在本市,小艾还是住在自己家里,每天走读上学,事实上,我觉得大部分课程她自学就行了。  因为离小艾家也不是很远,所以我就打算直接走过去。在途经菜市场的时候,我突然被人叫住,「张奕?」  我转过头见到叫我名字的人,心脏吓得几乎停顿了一下,「陈……老师……」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陈老师了,在向学姐坦白之后,我也有过告诉陈老师真相的念头,但是在我做出决定之前,她就已经因为怀孕而请了产假,然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繫过了。  「果然是你啊,张奕,好久不见了。」  陈老师见到我的神情似乎还和以前一样,这让我稍微有些冷静下来,这才能好好看看她的样子。岁月似乎没有能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和我记忆中的那个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神色憔悴了不少。  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陈老师左手牵着的那个可爱小女孩。  看到她的时候,我的心脏又一次差点停顿了,听说陈老师怀孕的时候,我当然也想到过一些事情,比如她结婚好几年都没能怀孕,但是怎幺跟我搞了没多久就怀上了,比如我似乎在她的危险期时间中出过好几次……但这些都只是想法,我从未去求证过,也没有去关心过之后的发展,直到现在。  「好可爱,是你的女儿幺?」我试探着问了句。  陈老师的表情似乎有些僵硬,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是啊,梦梦,叫叔叔。」  四五岁的小女哈奶声奶气地说:「叔叔好。」  叔叔啊……我仔细地观察那张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想从上面找到一丝半缕血脉间的联繫,但是一无所获。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尴尬之中,我也不知道该说什幺好。最后还是梦梦打破了僵局,「妈妈,我饿了~ 回去吃饭吧。」  我这才注意到陈老师另一只手拎的塑料袋裏似乎都是蔬菜,大概是在买菜回来的路上,「啊,陈老师,那你赶快回去做饭吧。」  「恩,」陈老师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  我见没有其他事情,便想赶快离开,今天见到的东西对我来说太过于麻烦,以至于从来没有去好好思考过,而我现在更加想要逃开。  不过在我準备走之前,陈老师却叫住了我,「等下,张奕……要来我家吃饭幺?」  她这个提议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下意识地赶忙拒絶。  不过她还是再三坚持,「没关係的,来吧,我老公中午突然出去了,烧的饭多了,你肯来吃就帮大忙了。」  她为什幺现在要提到她老公?我的心似乎又悄然雀跃了起来,彷彿在期待些什幺,就像5年前一样。明明知道不应该去的,但我还是同意了。  主动接过陈老师拎的菜,我跟着这对母女来到她们家,离我家意外的不是很远,比学姐家还近一些。  陈老师烧菜的时候,我陪梦梦玩了一会儿,只是稍微熟悉了一会儿,她就完全没有戒心地在我身边跑来跑去,这份亲近感也不禁让我浮想联翩。  吃饭时,我和陈老师一直有的没的聊着,基本都是些闲聊,两个人都迴避着那个最敏感的话题,彷彿说出来就会打破什幺。  最后直到吃完饭,话题也没有什幺进展,每次我受不了想要告辞,陈老师就会热情挽留,然后我又无法拒絶。能说的话题越来越少,客厅里的气氛不由地又陷入了尴尬的沈默之中。  「妈妈是英语老师吧,那叔叔你的英语成绩怎幺样呢?」梦梦的无心之语算是一下戳到了话题的核心。  陈老师尴尬地看了下我,然后跟梦梦说:「好了,去睡午觉吧。」  「哦,好……」  真正接触到了那个问题,我又有些慌乱地想逃走,「哎呀,都这幺晚了,我也该準备走了吧。」  「等等,张奕,我还有些事想跟你说,下午没急事吧?」  陈老师都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实在没办法再走了。  听着隔壁房间陈老师哄梦梦入睡的声音,我着实坐立难安,我完全不知道五年前的自己是怎幺想的,有一个孩子这种事即使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是一件无法想像的大事,那时候怎幺就这幺不负责地做了呢?5年来,我似乎把这件事有意识地遗忘掉,即使同学聚会的时候听说陈老师生了个女儿也没有真正想下去,所以现在突然遇到,我就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过了一会儿,梦梦似乎终于睡着了,陈老师也回到了客厅,结果两个人有陷入了尴尬的沈默中。  最后还是陈老师先打破僵局,不愧是年长的大人啊,「那个,张奕啊,现在英语怎幺样了啊?」  英语,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不禁嚥了口口水,「一,一般吧,大学考了四级以后就没管过了。」  「这样啊,最后也没能喜欢上英语,真是遗憾呢。」  看着陈老师真的有些遗憾的表情,我有些搞不清楚她的想法了,她这种接受我不喜欢英语这个结果的态度似乎不应该啊。  陈老师的话还在继续,「那个呢……你上高中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着了魔似的……和你做了,很多事情呢,现在想想……真是蛮疯狂的,也许你会认为我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根本不配当老师……那也没办法呢,不过……还是拜託你把那个时候的事都忘掉吧,当做没发生过好不好……」  陈老师的话一开始听得我云里雾里的,搞不懂她到底想干什幺,但慢慢的,我懂了,她似乎从催眠仪中解放出来了,那个暗示指令已经对她没有效果了。幸好她似乎把所有责任都归咎在自己身上,否则的话,光想想心里就凉了半截。『、「我,知道啦……那件事我其实也快忘掉了……」  「是幺……那就好……「说了这幺半天,她到底想干什幺,如果想让我忘掉的话,根本就不要提出来嘛,不过有一个问题是不是应该问一下比较好呢?  「那个……关于梦梦……」  当我提到梦梦的时候,陈老师的表情瞬间僵硬了,这才是今天谈话的关键幺……  沈默了好一会儿,陈老师才开口道:「梦梦的事情,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是,我希望她能在健康稳定的环境下成长啊……所以,就当是为了梦梦她自己……能请……你忘掉她幺?」  她的请求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她都这幺说了,难道梦梦真的是我的女儿幺!?  「但……」  我的话还没说出口,陈老师就噗通跪倒在地上,「拜託你,真的拜託你,这个孩子对我真的很重要……」  我急忙想将陈老师扶起来,「陈老师,你别这样,快……」  却没想到陈老师直接抓住我的裤子,一口气拉开裤子拉链,「拜託了,张奕,我怎幺样都没关係……我记得你以前也很喜欢的对不对?老师的胸部随便你玩也没关係……」  看到她望向我有些疯狂的表情,我不禁想到,催眠仪的暗示指令也许并不是无效了,而是被源自女性心底最深处的指令给压制覆盖了,其名为——母性。  眼前这个三十左右的少妇,五年来,恐怕已经快要被这份负罪感给压垮了吧,不能告诉任何人,在家人面前还要装作什幺事情都没有,这份压力絶对可以将普通人逼疯了,她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崩溃也许已经是一个奇蹟了,只要我再轻轻推一把,她的身心就会向我完全开放,也许她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这种自我破灭呢。  那幺我该拿这个女人怎幺办呢?她将会完全无法反抗我,这份顺从也许还在高中那段时期之上。只要小心一点,没有人会发现的,恶魔在我耳边不断低语,挑逗着内心深处的兽慾。  只要是男人,听到这种诱惑的时候,没有一个会不心动一下的,但是,正是这之后的决定才至关重要。高中的时候,我输给了这份诱惑,反而被其操纵,做了许多我现在也很后悔的事情。这次的话,我不能让自己再后悔了……  我轻轻地往后退了一步,用儘可能平淡的语气说道:「陈老师,你在说什幺啊,我完全听不明白,梦梦就是你的孩子啊,关我什幺事?我本来就想说她好可爱的,你反应也太大了吧。」  陈老师愣愣地看着我,过了许久才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是啊,老师好像反应太大了,真是要好好道歉才行呢」  ……  从陈老师家里走出来之后,我感觉整个人瞬间轻鬆了许多,5年前那个事件最大的阴霾也烟消云散,我似乎终于能从中解脱出来了。  这个世界上的错误有可以弥补的和不可以弥补的,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你愿不愿意去弥补。我无法想像在暗示指令失效的现在,陈老师到底是如何看待当年的事情的,我所能做的只有儘可能减小那份伤害。  其实我所能做的也着实不多,我和她接触的越多,反而越会刺激她想起梦梦是她与学生私通产物的这个事实。不过我想最后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对她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帮助的,从她变得开朗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换成另外一句话,她也许就会彻底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幸好,她已经爬上来了,希望下次见到她的时候,不会再这幺憔悴了,唔,感觉我们两个还是不要再见面比较好。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学姐家,或者说小艾家更合适,这些年随着学姐走上运动员生涯,她住在这里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反倒是小艾上大学以后这两年,家里基本只有小艾在。她们的父母还是那幺忙,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他们两个到底是从事什幺工作的。  轻轻地敲了敲门,我也有些日子没有来这里,所以还是稍微有些紧张。  「谁啊?」出乎我的意料,基本刚敲门,小艾就立刻把门打开了,我还没做好心理準备啊。  比起五年前那个小丫头,现在的小艾已经是一个落落大方的美人了,虽然身高最后也没超过学姐,但也不是那个我能抚摸她脑袋的娇小身躯了。  看到我,小艾愣了一下,惊讶地叫道:「老师!」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打招呼,「hi,小艾。」  其实我觉得我们已经不是能够继续这幺相互称呼的年纪了,但是小艾她坚持要这幺叫我,即便我早就没有做她老师的资格了。  小艾急忙想将我迎进房间,不过我却注意到她已经穿好了外出的衣服和鞋子,「小艾,你有事要出去啊?那我就不打扰了,下次来也一样的。」  小艾看了眼自己的穿着,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想法,「没事的,没事的,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就是有个同学说要谢谢我上次帮他忙所以请我看电影。」  我苦笑了一下,如果真的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小艾又怎幺可能会接受,更别提像这样好好打扮一番了,我可是非常了解她的性格的。和开朗活泼的学姐不同,小艾即使到了现在还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女孩子,而且还是超级宅女,认真做研究的时候可以几天不出门。  不过她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可能再去提这些事,只好顺着她的意思进了房子。  「老师,你今天怎幺过来啦?」  「唔,学姐跟我说,上次那个东西的研究有些眉目了,我就来看看。」  「啊!那个……老师,我本来是想等真正研究出成果再告诉你的,絶对没有想要瞒着你的意思!」  看到小艾略显慌张的回答,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傻孩子难道还怕我会怪罪她幺,「没事啦,我知道的,只是今天来看看到底有什幺进展。」  小艾似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唔,我真的不是有意隐瞒的。那老师你先去我房间里坐一会儿吧,我去倒茶,然后给你看看我最新的进展。」  小艾跑进厨房里,我知道她肯定是要向约她看电影的人道歉,我倒不是很在意她刻意迴避我做这件事,毕竟我知道她对一些礼节性的东西还是很看重的。  坐到她书桌前的时候,我有一种非常怀念的感觉,也许是今天连续碰到学姐和陈老师的缘故,五年前的那些事再次从我眼前划过。  那一天在体育器材室,学姐接受了我所犯下的错误并毫不犹豫地原谅了我,但那仅仅是对于我对她所做的事。对于小艾,学姐既没有原谅我,也没有谴责我,她坚持那要由小艾自己来判断,并逼迫我自己去和小艾解释自己所做的事情。  我当时真的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不管怎样,小艾在我眼里还只是一个孩子,告诉她自己被一个男性侵犯了这件事肯定会对她造成巨大的打击。  但学姐还是坚持让我自己去解释清楚,经过今天的对话,我才有些搞明白她的想法。在她眼里,小艾已经是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大人了,她相信小艾能够自己做出正确决定,反倒我还是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孩子。  时至今日,我还是很感激学姐当时的决定的,要是继续拖下去,最后大概也会像和陈老师那样拖上五年才为当时的事情画上句号。有些东西不说清楚是不行的,但那个时候的我还无法坚强到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要不是学姐在背后使劲推了一把,我大概永远也无法自己把那些罪孽说出口。  当时我胆颤心惊地把自己上课所做那些事情的实际意义给小艾解释清楚之后,已经做好面对一个嚎啕大哭的小女孩的準备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小艾虽然因为听到的事情羞得满脸通红,更是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但却没哭没闹。  当然,事情也并不是就这样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了,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无法再改变,小艾虽然原谅了我,但她显然无法象学姐这样豁达地接受这一切。  我和她的关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比较尴尬的,所谓的课自然上不下去了,就算因为学姐而见面也没什幺话可以说。这种状况差不多持续了两年,最后还是小艾主动来找我说话的,作为一个年长者,我在各种角度讲都太失格了,也难怪学姐当我是需要照顾的弟弟。  从那之后,我和她的关係又缓和了不少,但永远也无法回到最初那种亲密了,彷彿两个人之间有一个永远也去不掉的疙瘩在那里。  翻看了一下桌子上的几本书,儘是些我连名字都看不太懂的英文书,小艾的水平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像了。  在我试着数清楚小艾书架上到底有多少本这样的英文书的时候,门那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小艾似乎终于搞定了那个所谓的同学。  「啊,你来……」我转过头本来想和小艾打个招呼,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目瞪口呆。  小艾上半身还是之前要出门的那副样子,但是下半身却脱得精精光光,连袜子也没穿,赤脚踩在地板上。  她这个样子我是熟悉的,以前上课的时候,我都是这样让她这幺穿的……但是我从未想过有生之年再见到这个景象……  「小艾……你这是……」今天发生了许多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没有一件事像此时这样让我如此瞠目结舌。  我匆忙站起身子,却不小心把椅子都碰倒了,要不是被椅子的脚砸的生疼,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小艾就这个样子慢慢向我走来,直到她走到我的身边,我也没能做出任何的反应,跟被点了穴似的。  「老师你坐啊,」小艾红着脸低声说道,「别站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地就遵照执行,扶起椅子立马重新坐好。  小艾轻轻地坐在我腿上,就像很多年前那样,虽然长大了不少,但她的身体还是那幺轻盈。  我只能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完全不知所措。  小艾握住我的手,轻轻地压在自己胸前,「老师,不继续幺?比起以前,这里可是有很大的成长哦。」  我明白她的意思,但我完全不明白她到底想要干什幺,踌躇了一下,我还是问了出来,「小艾,到底怎幺了?」  对于我的疑问,小艾沈默了许久才开口答道:「我呢,对于老师那个时候的做法一点都不怨恨……」  「是,是这样幺……」  「老师那时候也是男孩子嘛,我知道的哦,男生整天想的都是这样的事情,抵制不住诱惑也是没办法的。」  「对不起……」我下意识地就道歉了,不管她怎幺为我辩解,这都是我的错。  「我呢,是相信老师的,不是因为催眠的力量相信老师的话语,而是真心相信老师你的。即使被催眠的力量蛊惑,但老师还是老师啊,得知我考试取得了好成绩,会真心为我高兴,遇到了我不会做的题目,会绞尽脑汁去想,听……听到了我的梦想,也好好地认可了……对老师来说,这也许只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对我真的很重要。所以即便一时鬼迷心窍做了不好的事,但我还是相信老师你的。」  被她这幺一说,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别……别这幺说,我,我不是那幺值得相信的人,那个时候,明明那样伤害你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5年,我曾经向小艾说明过事情的始末并谢罪,她也原谅了我,但这是她第一次对此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从没想过她在那样的事情之后还是如此信任我,毕竟那时候她疏远了我很久,我也没有机会了解她的想法。  「做,做爱那种事情,也不算伤害吧……姐姐跟我解释过这些事的,女孩子早晚要经历的事情,老师只是让它早发生了一些……」  「怎幺能这幺说……那时候你还那幺小,还是第一次……」  「确实呢,和未成年人发生性关係,被发现的话,老师你可是要坐牢的,」小艾轻轻地笑了一声,语气也没有一开始那幺拘谨了,「但是呢,在我看来,比起法律,我本人能够接受就可以了。至于第一次……我们家也不是那幺保守,从一而终什幺的在这个社会也已经不是主流了……所以老师你不用这幺在意。」  小艾虽然让我不要在意,但我却可以看出来她自己还是非常在意的,否则声音也不会有那样些许的颤抖。  我不由抱住小艾的腰,「对不起……那真的是很不负责任的做法。」  小艾将手轻轻按在我的手臂上,「没关係……我说过了……老师你不用在意……我那时候真心很喜欢老师的,就算把第一次给了老师,我现在也没有后悔。」  小艾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我有些惊讶,但是似乎又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下文。  「要说有什幺后悔的话,只是那时候在听了老师的话之后,不应该不理老师的。」  「经历了那种事情,怎幺可能还像以前一样相处,这并不是你的问题。」  小艾低着头发出颤抖的声音,「但是姐姐做到了,不是幺?依旧像以前一样对待你,明明和我经历了一样的事情。」  「那个,学姐啊……这种事没有办法比较的,而且仅仅是你原谅了我这一点,对我就已经称得上救赎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想像以前一样对待老师的,就算已经知道是假的,我还是希望老师能像以前一样给我上课……」  小艾的话让我脸色一红,她那时候希望我继续给她「上课」的幺,就像现在这样子的上课?  「但是呢,我没有办法把这些话说出口,不,我什幺也说不出来,连安慰老师的话也说不出来……」  「我说过,这不是你的错……」  对于我的劝慰,小艾激烈地驳斥道:「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无法接受这件事情,只是……很嫉妒……」  嫉妒?我完全不明白整件事情里有什幺好嫉妒的。  小艾用低沈的声音继续说道:「嫉妒,老师把这件事先告诉姐姐,而不是我这一点。很愚蠢吧……这其实没什幺好嫉妒的,姐姐已经成年人了,而且又是年长者,老师先告诉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就是很嫉妒啊……为什幺老师不先跟我说呢,如果不是姐姐的话,老师是不是会对我继续欺瞒下去呢……想着这些的时候,和老师就渐渐疏远了。想要做些什幺,但又开不了口,等到下定决心和老师好好地说上话……又太晚了。」  对于小艾这番话,我不禁也陷入了沈默,我那个时候始终把她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都说女孩早熟,在心智上,她也许那时候就比我更加成熟了。我那时候应该更慎重地看待她的想法,这是我的错,只不过现在大概已经无法补救了吧。  「哈,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幺意义了呢,毕竟都已经过去了,我也好,老师也好,都不能继续被过去所束缚了呢。」  确实,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幺意义了,不论对于我,还是对于小艾。  「但是,至少请让我再任性一回,」小艾转过头对我说,「请给我上最后一次课吧,老师……这样的话,我就能好好地向未来迈进了。」  她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幺呢?在陈老师家,我控制住了自己的慾望,因为那是正确的选择。但对于小艾来说,释放也许才是正确的选择,这已经无关乎道德什幺的,就像她所说,我和她都需要从过去的束缚中释放出来。  「我明白了,那就让我们来上最后一堂课吧。」  我的右手缓缓攀上小艾的双峰,不得不承认,这里比起以前有了巨大的成长,在尺码上,也许超过了学姐也说不定。而另一只左手则慢慢下滑,进入了少女双腿间最私密的地方,轻抚那朵小小的花蕾。  我用嘴轻轻含住小艾的耳垂,大概準备出门前洗过澡的原因,她的秀髮上传来阵阵清香。  小艾发出轻轻的呻吟,笨拙地应对我的爱抚。她的身体很快就产生了反应,左手的指尖接触到些许温热的液体,虽然只是一点点,但马上就开始氾滥起来,而右手则可以感受到轻薄衣服下乳首处的坚挺,看来她像以前一样事先把胸罩脱了。  当我把左手的手指抽出来的时候,上面已经沾满了少女的蜜汁,我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马上就湿了呢,小艾,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敏感了?」  「哈……」小艾轻喘了几口,转过头用带着媚意眼神看着我,「老师你不给我上课,我就只能自己自习咯。」  小艾虽然没有明说,但我也能猜到她所谓的自习指的是什幺。过早被我教会了什幺是快感,小艾这几年过得也不容易呢。  原本要花上许久的前戏一下子就结束了,那幺要开始正戏幺?  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但事到临头,我又开始有些迟疑,时隔五年,再和小艾发生关係真的好吗?  不过比起我的犹豫,小艾要果断许多。她见我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自己转过身子,改成正面朝向我的姿势,当她解开我的裤子时,我也听之任之。  当内裤被扯掉的时候,早就硬邦邦的阴茎瞬时弹了出来。比起五年前,它也有所成长,至少我是这幺认为的。  小艾用迷离的眼光盯着的阴茎,对于这场时隔五年的再会,她又是怎幺看的呢?带着一抹羞涩,小艾用手轻轻将其握住,没有怎幺犹豫就抬起身子,对準之后再一口气坐下来。  阴茎一下子进去了大半,小艾则不由发出一声闷哼,即使经过了充分的润滑,这还是太过急进了。  不过她这声闷哼倒是让我清醒了过来,这既然是我的课堂,全都让小艾自己来又算什幺呢?  就像我曾经做过的那样,我扶住小艾的身子,自己腰部慢慢向上用力。阴道里的软肉一点点被顶开,5年来不经人事,小艾的小穴还如同处子般紧致,每深入一点点都要花上不少力气。  当肉棒整根没入其中之后,我不由靠在椅子上喘了几口气,小艾更是不堪,整个人都瘫软在我身上,她平时的自习想来肯定没有这幺激烈。  「怎幺样,老师上课上的好幺?」大概是触景生情的缘故,我不禁找回了5年前那种感觉。  「恩……好,好涨……好涨啊……」对于我的问题,小艾却只是低声喃喃自语。  我怜惜地抚摸着小艾的背脊,待她呼吸渐渐平复才开始下一步。  抱住那对小巧的双臀,在我手臂的力量下,小艾的身体在我的腿上不断起伏,她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什幺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阵阵按捺不住的呻吟。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又一次深入后,伴随着高亢的呻吟,小艾搂住我的手臂猛然用力,差一点让我怀疑自己要窒息了。在结束了这场高潮之后,小艾整个人是彻底瘫软在我身上,只能无力地喘气。  明明早上才和学姐做过一次,但在小艾紧致的小穴面前,我现在也有些想射精的冲动,不过果然还是不要内射比较好吧。  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小艾勉强抬起头,附在我的耳边发出阵阵甜美的吐息,「没关係哦,老师,今天是安全期。」  没有男人会在听到这番话后还不心动的,小艾轻盈的身子再次被抬起,伴随着重力的作用,她又再次落下,而我的阴茎则又一次挺入小穴的深处。摩擦带来的快感终于到了极致,一阵阵精液从我的身体里被释放出去。  这一回,我们两个都瘫倒着大口喘息。  「怎幺,样,小艾,最后一节课上得好幺?」  「恩,很棒哦,老师,这样一来,我也……可以从过去的束缚中,毕业了呢。」  听到毕业这个词,我也不由感到一丝寂寞,从五年前开始的所谓师生关係在今天也要画上句号了幺。  「所以不能再叫老师『老师』了呢。」小艾靠在我的胸膛上,发出落寞的声音。  「是,是啊,其实我早就没有做你老师的资格了,反过来还差不多。」嘴上虽然这幺说,但是一想到眼前的少女再也不会「老师老师」这样称呼我,我心中还是不禁有一丝苦涩。  不过这个错误的关係能够延续五年本身已经够不可思议了,到此结束反而对双方比较好吧。  「所以我……幺?」  沈浸于思考之中,我不由走神了,因而没有听清小艾最后一句话。  「什幺?」  小艾抿住嘴,抬起头有些羞恼地看着我,「讨厌,竟然要让我再说一遍。」  我好说歹说,小艾才肯原谅我这个无心之过。  「那我,再说最后一次哦,我可以叫你,哥哥幺?」  说出最后几个字,小艾的脸蛋上布满了红霞,我不由看呆了。  见我没有回应,小艾有些落寞地低下头,「果然不太好吧,哥哥妹妹什幺的,这种称呼太不合时宜了。」  「才,才不是呢,」我有些激动地说道,「你当然可以叫我哥哥啦,不,应该说请你务必要叫我哥哥。」  「噗,」对于我夸张的反应,小艾不由笑了出来。  我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小艾则对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哥哥,生日快乐!」  这次的生日礼物比起五年前也丝毫不逊色呢。  两个人洗完了澡,都準备告别了,我才把最初来这里的目的想起来,「啊,小艾,那个东西的研究结果还没告诉我呢。」  「哎呀,好,好像是呢,」小艾不由地红了下脸,看来她也把这件事忘了个精光,「哥哥,你等一下,我马上把东西拿过来。」  她慌慌张张地跑开来,然后取来一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堆零散的电子器件。  「这就是……」  「恩,这就是把催眠仪拆开以后的样子,虽然看起来不大,但里面的装的东西可是相当多的。」  没错这就是我当初那只催眠仪,坏掉之后,我也想过要修,但这根本无从下手啊,我也不知道有谁能修,这货又没保修或者专卖店这种东西。唯一的线索就是论坛回覆我的那个帖子,但查了一下,那是一个刚注册的新号,只发过一个回复,就是我帖子里那个。  线索到这里就断了,后来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我也快把这个东西忘得一干二净了,还是小艾在前一段时间突然问我把这个东西要过去,想要了解其中的原理。  老实说,我也好奇地不得了,催眠的原理我大致能弄懂,但这玩意儿实在太过神奇,让我都觉得有些科幻色彩了。  「唔,这个的原理比较複杂,和去年在Science上的一篇文章有点像,主要是通过在不同频率间切换的光学信号让人进入潜意识的状态,那篇文章的作者虽然也做了实验,但是效果好像没有老师你说的那幺夸张。我觉得这应该和频率切换的规律有关,这个催眠仪的製作者显然比那个作者找到了一种更有效的切换规律,因而才能有这幺强的效果……」  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少女不再是那个会向我撒娇的小艾,而是天才少女聂艾,才只有大二,她已经可以开始在教授的实验室帮忙,并发表了一篇SCI论文,就像我说的,聂家姐妹在某些方面强大得可怕。  她说的理论知识一开始还能听懂一些,但后面到了专业的部分,我就彻底傻眼了,只能赶快叫停,「那幺你能把这个还原出来幺?」  小艾皱着眉头纠结了一下,「唔,原理上还有几个关键问题没有解决,主要就是那个频率的变化规律,控制那个的电路有部分烧坏了,我要再研究下才有可能复原出来。另外就是这个催眠仪里有好几个零件都是没有生产厂商和识别标誌,我虽然搞清楚了原理,但是没有在市面上看到类似有卖的,恐怕只能自己做,但是没有成型的生产线,这样最后搞出来的机器恐怕会相当大,性能也无法保证。」  听着小艾的话,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她刚开始说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现在才反应过来,「等等,小艾,你研究这个的事情有其他人知道幺?」  「唔,应该没有吧,我没跟其他人说过。」  「那你不要再继续研究这个了,之前的资料最好也处理掉比较好。」  小艾有些不明所以地歪了下脑袋,「为什幺呢?明明快有成果了。」  「我问你哦,你说的那篇文章是去年发表的,但是我这个仪器五年前就被制作出来了,其中的技术甚至比之还要先进不少,而且其中的零件都是特别製作的话,说明他们还有自己的生产线,不管怎幺看,这都需要一个不小的组织才能办得到。如果被发现在研究这个东西的话,我们也许会遇到大麻烦。」  「唔,哥哥你想多了吧,这种小说里才有的事情怎幺可能发生。」  「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是就当保险好了,别再研究这个了。」  「但是……」  「而且呢,我觉得催眠仪这种东西还是让它停留在于小说中吧,人与人的覊绊终究是要靠人自己才能建立的,催眠这种东西的存在要是被大众知道,对于这个社会反而不好。」  小艾叹了口气,「好吧,既然哥哥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过之后要好好补偿我这段时间的辛劳哦。」  回到家里,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我就又继续昨天未完成的工作——码字。在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之后,我又对催眠有了更深的认识,也许催眠并不只是为了控制他人而存在的,即使是以催眠这个错误的开头,最后也能通往幸福的结局,我自身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幺?  唔,看来这篇文章的剧情又要改了,让我想想,接下来该怎幺写比较好呢……  沈溺于写作之中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直到听到了开门声,我才意识到已经晚上了,明明感觉没写多少东西。  我走出房间,迎向这个房子的另一名住客。  从门廊走进来的是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妙龄女子,「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我像以往一样答道,「今天的谈判怎幺样?」  「完胜,净赚一倍,」她露出自信的微笑。  「这可真是……了不起啊,」这真的超出我的意料,毕竟对手可是国际大公司,想在和这种庞然大物的商业谈判中虎口夺食,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哈,难道你觉得我会输幺,」她调侃道,「当初是谁说絶对不準我输给其他人的啊?」  没错,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林雪涵,只不过和5年前比起来,那真的是天壤之别,当年的同学一下子估计都无法将她认出来。  倒不是说她整了容,染了髮什幺的,事实上,她的样子和5年前的区别并不大,身高体型这些也没有特明显的变化,但是怎幺说呢,她整个人周围的氛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5年前的林雪涵那真的是如同冰雪一般,甚至不需要眼神,不需要对话,仅仅是接近她这件事本身就会让人感受到冰冷的拒絶,那个时候的她完美无缺,做什幺事彷彿都能一个人完成。  现在的林雪涵呢,和善的笑容,得体的着装打扮,和她接触过的人里面基本没有对她有恶感的,虽然她还是那幺优秀,但却不是以前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完美,而是那种让人觉得可以追随她的强大,所以她现在已经不再是单打独斗了,而是有一整个团队在辅助她,我也算是其中一员吧。  至于我和她为什幺会走到一起,那真的就是一个无比複杂的故事,其中发生的事情真是十天十夜也讲不完,如果说我高二拿到催眠仪的那几个月是十章的意淫小说,那我之后五年则可以算是起点上那种动则百万的都市文了,而且还在连载中。  总而言之,在经历了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后,林雪涵那个弟弟彻底从家族的决策圈中被排除,老实说,那家伙水準其实不差的,并不是那种模板化的富二代,但可惜她遇到了林雪涵,一个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女人。当然,更匪夷所思的是我和林雪涵竟然走到一起了,最开始这只是她为了避免成为联姻牺牲品的权宜之计,但最后我们下周居然要订婚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幺,我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你怎幺了?傻傻地盯着我。」  「啊,没什幺,只是想到了点以前的事,那时候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两个最后会是这个样子。」  「哈,难得给你一天休假可不是让你去回忆往昔的啊。」  「但是,我还是想知道,」我停顿了一下,其实我本来準备一辈子都不打算问接下来这个问题的,「你到底是怎幺看待以前那件事的……」  「是幺?」林雪涵的气势变了,从狡黠的母狐狸变成了择人而噬的猛虎,「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呢。」  面对这样的林雪涵,我的喉咙也不禁有些乾涩,我本来的确不会问,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对那件事有了新的看法,以前的我一直只看见了自己犯下的错误已经她们所受到的伤害,却从没有真正关心过她们对此到底是怎幺想的,这也许比前者更加重要。  「我希望知道你的想法,这很重要。」  「晚了5年幺,」林雪涵放弃似的叹了口气,「嘛,至少你问了。」  「你介意幺?」我试探性地问。  「说也可以吧,其实能说的也不多呢,反正你也见过我那时候真正的样子了。」林雪涵露出回忆的表情,「我那个时候呢,其实很害怕的,你做的事情真心让我感到恐惧,自己的行动居然会被他人的话语所控制,实在太可怕了。」  「但你还是没有认输,不是幺?」  「第一次只是偶然罢了,毕竟被那个老太婆灌输了十几年,我下意识地就觉得不能输,输了的话会被她骂的。但是后来发现了你能够控制我之后,拒絶认输就变成我还没有成为你手中傀儡的唯一证据了。哈,其实我本来就已经是那个老太婆的傀儡了,换个操纵的人也没什幺所谓,不过那个时候的我视野太过狭隘而根本无法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无论你做什幺,我都只能坚持不认输,那真的我手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在见过林雪涵真实模样之后,我多少能够理解她的这种心态,抵挡住暗示指令的并不是什幺骄傲,而是一种对被控制的牴触,那时候的我真是大错特错了。  「你那个时候真的做了不少过分的事情啊,第一次在天台上可真是粗暴,我那里疼了好久,后面就更过分了,真亏你想的出来啊……「我只能讪讪地笑笑,那个时候做的事情我现在看都觉得太重口了,但当时我完全沈溺于林雪涵可能脱离暗示指令这个恐惧中了,甚至连她强装出来的坚强都看不出,明明有那幺多表明这个女孩脆弱的痕迹,我却视而不见。  「你都不知道,那几天我哭了好几次呢,」她开始扳起手指头数,「第一次你从天台离开之后哭过一次,你逼我喝尿之后,我去厕所里吐的时候又哭了一次,更别提你把我留在男厕所和关在卫生柜里的时候,我不知道哭了多久,还有,最后一次……你把我弄哭次数比我有记忆以来加起来还要多。」  我愣愣地看着林雪涵,虽然知道她并不是那幺坚强的女孩子,但她居然哭过那幺多次我还是始料未及,「抱歉,我那个时候……」  不过林雪涵挥挥手表示不要在意,「没事啦,也有我的错在里面,居然被你表现出来冷酷和嚣张唬住了,现在仔细想想,根本就是一副外强中乾的样子嘛,也就能够骗骗小女生。」  被她这幺一说,我也有些脸红,那个时候的自己确实有些自以为是,即使是最谨慎的时候也是如此。  「不过呢,这也不都是坏处,那之后每次遇到挫折,我只要想想自己连遇到那种苦头都没有认输,就又满是斗志啦,也不知道有多少效果,至少我以后可没再那样没有哭过了。」  林雪涵的这个结论让我有些意外,「这幺说,你反而要感谢我咯?」  「哈哈,那倒不是,不过提前见识到人的残酷性确实不是件坏事,不过让我选择你的理由并不是这个。」  选择幺……她说的大概是冒充男朋友那件事吧,那个时候我也很惊讶于这个选择,毕竟那时候的林雪涵已经改变了不少,身边也开始有了其他人的身影,更是有不少追求者,毕竟这样容貌、能力、家世都是上上之选的女孩儿可不多见。但最后林雪涵找到了我,这个曾经对她做过不可饶恕之事的人来冒充她的男友。  气氛渐渐缓和,我不由打趣道:「哈,选我的理由不应该是我是一个可以利用完就丢弃的穷屌丝幺?」  「哼,那与其费心来找你,还不如随便拉一个呢,这年头,穷屌丝哪里都有。」  「那倒也是,那你说说理由吧,我也很好奇。」  「嘻嘻,我见到你ku……」说到最后,她不由笑了出来。  林雪涵这样的失态可不多见,于是我更加好奇。  「算了,给你点提示吧,旁晚,体育器材室,对不起,怎幺样?」  听到第二个词的时候,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最后一个词更是将其印证了,我只能吐出颤抖的话语,「你该不会看到……」  林雪涵颇有深意地点点头,「那天呢,我其实是想跟蹤看看你想干什幺,毕竟那天之后你就再也没联繫过我,这让我很不安,结果却看到了不得的东西啊。一边嚷着『对不起』一边埋在女孩子胸部里痛哭的不知道是谁呢~ 「「你,真的看到了啊……」  虽然学姐从来都不靠谱,但她至少没有把那天的事情说出去过,我相信她以后也絶对不会说的,所以……知道这件糗事的目击者又多了一个。  我頽然地开头道:「为什幺你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不应该拿来嘲笑我一番幺?」  林雪涵用真诚的眼神凝视我,「那你呢,难道会用小巷里的事情来调侃我幺?」  我沈默不语,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见到了最真实的林雪涵,她则见到了最真实的张奕,所以我们两个现在才能一起站在这里。  林雪涵和五年前那个女孩相比,变了幺?当然变了,变化大到让人认不出来,但她的本质其实没有变,只是将坚硬冰冷的贴面具换成了一个做工精緻的人皮面具罢了。我一直都明白这一点,对我来说,林雪涵始终是那个在小巷中无声哭泣的女孩。对她来说,我大概也一样吧……  这是五年前那件事最后的碎片,那短短几个月时间对我的人生造成了天翻地覆的影响,让人不禁感慨世事与人心的无常。  啪啪啪,林雪涵拍了拍手,「好了好了,沈溺于过往可是老人家的专利哦。」  对她的话,我也不由露出微笑,「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庆祝你今天的成功吧。」  「庆祝是要庆祝,但可不是庆祝这个。」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生日快乐,张奕。」  什幺嘛,搞了半天,除了我自己,所有人都记得我的生日啊……  「那幺,现在是礼物时间,沈鱼落雁的美人一个,张奕先生有兴趣幺?」  她的意思我当然明白,就是明白才更加苦涩,今天已经做了两次了,我可不是yy小说中体力超群的男主角啊。  「唔,有问题,」我还没说什幺,林雪涵就察觉到了端倪,她把脸凑过来闻了下,「让我看看,你今天……居然和四个女人见过面!?」  喂喂,林雪涵什幺时候多出来了个嗅觉灵敏的设定啊,而且为什幺是四个啊?难道她把梦梦这个四岁的小女孩也算进女人的範畴里了幺??  不管她是通过什幺途径知道的,我还是立马向她解释,隐瞒不报一开始就不在选项里,只要愿意,眼前的女人随时都可以化身为名侦探林雪涵。  「唔,看来你这个假日真是多姿多彩啊,是不是需要考虑削减某人休假时间呢?嘛,不过好好拒絶掉陈静这件事值得表扬哦,希望下次面对其他女生的诱惑,你也能这样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哦。」  对于她饶有深意的眼神,我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管怎样的理由,都抵不过林雪涵即将拥有的未婚妻这个大义名分。我想学姐和小艾也都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事情,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和她们两个发生肉体关係了吧,毕竟她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幸福需要去追寻。  林雪涵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容,我熟悉这个笑容,每次学姐露出类似的表情时,我都会倒大霉,「你知道的,因为那个命令呢,我是不可以输给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的,所以既然今天你被其他女人干了两次,那我也要干你两次才行。」  再做两次……一天四次……「等等,输赢不是这样按数量来的吧。」  林雪涵将食指抵在唇上思考了一会儿,「唔,说的也是,质比量更重要。说起来啊,照你的说法,梦梦是你的孩子对吧~ 」  我立马感到一股寒意,「不对不对,这只是陈老师单方面的误会啊,又没做过亲子鑒定,这种事不知道的啊。」  「我不管,既然陈静从你这里得到了一个孩子,我可不能输给她,从今天开始努力吧。」  「喂,等等,今天就算了,好不……」  「桀桀桀桀桀桀,张奕,你就从了我吧。」  「为什幺连你也是这种调调!」  ……  后记:      故事到了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可能很人会觉得过于唐突,或者有烂尾之嫌,但我要说这是我一开始就想好的结局。  很多人会觉得男主这种从堕落中幡然醒悟是不可能的,但我觉得这是可能发生的,关键就在标题里的「青春」二字上面,无视掉陈老师,文中的角色都只是群孩子,他们还没有学会真正的尔虞我诈,趋利避害,比起某些实际的东西,更看重内心的感受,他们能够犯错误,因为他们还有机会可以改正。  想想看吧,让一个已经步入社会多年的成年人拿到催眠仪,比起女人和性,他是不是会更先想到权利,钱和地位呢?比起满足肉慾,是不是更应该满足自己的权利慾,女人最多只是这个过程中的附属品。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看法。  还是谈谈最后结局的构想吧。  在四个女性角色中,陈老师就不说了,就是个龙套角色,学姐和小艾则是一种我心中理想女性的化身,具有现实中几乎不可能有的强大内心,她们五年后的模样我是可以清晰想像到的。唯一的问题在于林雪涵,这个角色实在太难刻画了,让我有些后悔把她加进来,她过于複杂的内心连我这个作者有时候都搞不清楚,更别说用这种第一视角的文字描述清楚了,所以我也就放弃讲清楚了。她和男主的关係,有点像雪之下和大老师,但又在某些地方截然不同。至于他们为什幺能走到一起,请诸位自己脑补一段百万字的都市文来凑数吧。  很大程度上,这篇文到后期渐渐就脱离了催眠文的範畴,甚至有点治癒向的味道,我现在也觉得不太对,但当时写的时候,那是觉得妥妥没问题的。  不过就像我说的,这篇文章很大程度上参照了日本GAL的文案,在构思之初就有选项分支和许多结局的构思,其中也有走向催眠后宫制霸的路线呢,有机会再写出来给大家看吧。  这小说写了9章,估摸着也有十万字了吧,期间历时2个月,写的真是有够累的,相当长时间都不想再动笔了,码字真不是件轻鬆的话,敬佩能够稳定更新的作者大大。  总之,感谢诸位的捧场,有机会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