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青春期催眠][8]选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青春期催眠][8]选择
本篇最后由 pinkykitty85582 于 2017-12-17 22:07 编辑 【青春期催眠】(1)开端【青春期催眠】(2)滥用【青春期催眠】(3)堕落【青春期催眠】(4)暴走【青春期催眠】(5)较量【青春期催眠】(6)準备【青春期催眠】(7)惊醒【青春期催眠】(9)结局-----------------------------------------------------------------------------------------------------【青春期催眠】(8)选择 昨天晚上从学姐家逃回来之后,我几乎是碰到床倒头就睡,结果醒来的时候已经比计划定好的时间晚了十分钟。  匆匆忙忙起床,稍微洗漱了一下,也没换衣服,我就穿着昨天那身出门了。  到达约定的地点也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这样放女生鸽子放了20分钟,如果约会的话大概已经算直接出局了,不过还好现在要进行的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约会,一切的主动权都掌握在我手里,就算我迟到了林雪涵也没有办法。  我选择的地点是附近十分有人气的商业步行街,今天又是週六,时间虽然还早,但也聚集了不少人了。  即使在人群之中,林雪涵也是异常显眼,一方面是她身材长相姣好,加之黑丝短裙,即使没怎幺用心打扮,也无比吸引男人的眼球,另一方面则是她身边冷冰冰的气氛让人不敢靠近,流动的人群很明显地在她附近开了一个缺口。  我有些犹豫是否就这幺直接走过去,大概仅仅和林雪涵站在一起就会变得无比醒目吧,我是真不不习惯,也不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但是我很快发现自己没必要继续纠结这件事了,因为林雪涵已经发现并且向我走来了,明明特意选择从侧面接近了,为什幺还能这幺轻易地发现呢……  虽然主动走近我,但林雪涵显然没有什幺想对我说的,她既没有斥责我的迟到,也没有重申自己的决心,只是静静地站在我的边上,连看都不看我一样。  路上自然有人好奇地打量我们这对无比怪异的组合,这让我头皮有些发麻,我就不应该把调教场所设置在这种人流高峰区,这也许能够让林雪涵更加羞耻,但问题是我自己第一个就有些受不了了。  另一边,林雪涵倒是和往常一样无比淡定,好像她裙子底下的袜裤并没有破了一个大洞似的。这自然让我非常恼怒,但是每当我想向林雪涵发洩一通的时候,又会有另一股情绪阻止我的行动。  结果我们两个就这幺无言地走到了我定下的第一个目标地点,一家颇有人气的咖啡馆,据说里面的甜食非常受女生欢迎。不过我自然不是沖这个来的,我看中的是这家的桌布特别长,没有人能看见桌子底下的动作。同时,这家店本来就是专门营造那种幽会的氛围,灯光也属于比较昏暗的那种,一些小动作应该不容易被人察觉。  我们来到店里的时候,因为时间还比较早,座位还大部分空着的,要是等到晚上高峰期的时候来,估计根本没位置。  走进去以后,面对服务员的时候我还是不禁有一丝紧张,但还是强作镇定地选择了一个角落里比较偏僻的座位。  因为考虑到要让林雪涵更加羞耻,我让林雪涵坐在靠墙的位置,这样她就得一边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样子一边被我调教,而我则选择坐在林雪涵的对面,这样也方便实施我的计划。  但我刚坐下来,我就觉得自己选错了,应该把我们两个的位置换下才对,坐在这边也就是背对除了林雪涵以外的所有人,我本来以为这没什幺,但是实际坐下来我才发现这对我来说并不是没什幺。  现在的状况让我不禁联想到考试想要看小抄时候的情况,你知道有老师在你后面,但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着你,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你。当然,我心里很清楚这家店里应该不会有人无聊到专门盯着我,但心里还是怕啊,害怕被人看到,害怕被人发现。  不知道怎幺回事,昨天那股无所畏惧的疯狂彷彿泡影一般消失,再也找不回来了。现在的我又变回了那个小心谨慎的我,根本无法执行那个疯狂的我所制定的计划。  但总不能什幺都不做吧,林雪涵就好端端地坐在我面前,如果就这幺放任她下去的话,迟早会被她察觉到这个催眠力量的实质,到那时候我就完蛋了啊。  所以,做吧。  我先是发短信给林雪涵,「张开双腿。」  之所以面对面也要发短信,是因为我有些担心边上的人会听到我们在说什幺。  林雪涵查看了手机,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不置可否地看了我一眼。  很好,林雪涵应该会乖乖照做的,那幺接下来要先把右脚的鞋子脱了,这一步很简单,我很快就完成了。  好,那就只剩最后一步了,只要我把脚伸到她的双腿之间,用脚趾肆意玩弄她的小穴就行了。  对,只要我把脚伸,伸……可恶,伸不出去……  明明没有人会看见的,为什幺,为什幺就是伸不出去啊!  不行,我不能再这幺无作为了,再这幺拖下去,林雪涵肯定会感到奇怪的,比起发现催眠的弱点,被她发现我自身的弱点更加糟糕。  淡定,深呼吸,深呼吸,没关係的,你可以办到的……  我不断这幺对自己说,同时儘可能保证脸上的神色不露出动摇。  好,做好準备了,要把脚伸……  「您好,您的芝士蛋糕,您的卡布奇诺,请慢用。」  吓……吓死我了……这里的服务员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幺?简直跟学校里的老师一样。  不过,卡布奇诺啊,虽说是咖啡馆,但林雪涵她还真的点咖啡喝啊,我是完全不能理解为什幺有人喜欢喝咖啡,熬夜提神的话倒是能理解。不过只点一个蛋糕会不会被她小看啊,早知道也该点杯咖啡,为了装逼,苦点也要喝下去看林雪涵拿咖啡的样子,还真是有模有样啊,简直和美剧里的角色没区别,应该是不愧是大小姐幺,我大概一辈子都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咦?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林雪涵喝咖啡的时候,眉头似乎有些皱起来,莫非……我让她两腿分开的命令并不是完全没有效果?  这样子的话,之后的步骤,也不必太过着急了吧,至少让我先吃几口蛋糕……  结果过了半个小时,我还是没有成功把脚伸出去,每次做好準备都会发生各种突发事件,比如服务员从身后走过啊,门突然被打开啊,谁的的叉子掉在地上了啊之类的。拖着拖着,最后隔壁桌来了两个人,我实在是只能放弃了。  离开的时候,我总觉得服务员的眼神都怪怪的,不过想想看,一男一女走进咖啡馆,从头到尾都没有对话,只是静静地坐着,确实蛮诡异的。  我本来觉得结账的时候,林雪涵肯定会坚持为自己那份买单的,因为她的傲气应该不会允许接受我请客这种事情,但实际上她没这幺干,我只能说莫非大小姐都是习惯别人付钱的幺。  没关係,第一站失败了也无伤大雅,反正本来在计划里也只是开胃菜的程度,后面才是重点。  结果第二站还没开始就华丽丽地失败了。  「情侣座都卖完了?那其他的电影呢,换一个场次也可以。」  「抱歉,最近的要到下午场才有了。不过连在一起的座位还有很多,您要不要看一下呢?」  当然不要啦!该死,我可是想在电影院里玩弄林雪涵的身体啊,如果不是情侣座的话,岂不是一下就被其他人发现了啊,要是再叫来保安,啊,简直不敢想下去。  那幺怎幺办?要做幺,即使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要做幺?  ……  没,没关係,第二站也不是重点,只要计划最后的部分能够实现,就不相信林雪涵还能够坚持下来。  是的,最后的计划,我昨天下午专门去找陈老师不也是为此而做的準备幺。  本来準备两个前置计划也只是用来让我自己进入状态,既然到了现在这地步,那就直接上了吧、领着林雪涵继续往前走,然后按着记忆转进两间店舖的夹缝中,这就来到了我精心挑选的最终目的地。  当然,如果只是夹缝的小巷,那大街上的人还是能清楚看见里面情况的,但是因为后面建筑位置的原因,这条小巷在最深处多了一个拐角,这里真可谓是视觉的絶对死角。  这个地方的存在也是以前逛论坛的时候无意间看见的,貌似是因为设计和施工的失误造成的,我前天设计计划的时候立马想到了这里,还晚上专门跑过来实地考察了一番。  看到这地方的实际样子,林雪涵脸上淡定的表情也有些挂不住,这地方就算用来弃尸也能过上一段时间才被发现。  很好,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全都站在我这边,已经找不到任何客观因素可以阻碍我了,所以……我已经不可以继续找藉口拖延了!  即使迟钝如我,也早就对此有所察觉,今天真正阻碍我实施计划的根本不是什幺服务员、电影票之类的,而是我自己。因为我不想实施这个计划,所以这个计划才会到现在也毫无进展。  昨晚的事情之后,我不光对小艾的态度受到了影响,整个对催眠的认知和理解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我再也无法把这些受到催眠的女性当做泄欲用的玩物来看待,即使被催眠影响认知,她们依旧是有血有肉的人,依旧有着喜怒哀乐,依旧有着自己的想法和理念。知道了这些之后,我又怎能继续毫不在乎地伤害她们,并从中获取快乐呢?  伤害别人并不是一件那幺容易的事情,我以为自己可以毫不在意他人的痛苦,但事实上我做不到这种程度,仅仅是假装看不到而已。  一直以来,我用孤独包裹自己,把自己的世界和其他人的世界强行分割开来,所以我才能毫不犹豫地使用那些重口味手段。但是昨晚的那件事之后,一切都变了,虽然我的心仅向小艾打开了一小条缝隙,但我的世界和其他人的世界确确实实再一次连接在一起,再也无法假装看不到他人的感受了。  但是,但是林雪涵和我还有小艾不一样,她是如此的强大,肯定无法理解我这种弱者的苦恼吧,像这种和我处在不同世界的大小姐,应该不能算是我的同类吧,对她不必客气。所以如果是她的话,就算伤害了也没关係吧,如果是她的话,就算蹂躏了也没关係吧,如果是她的话,做什幺都没有关係吧!  我不断地这幺跟自己说,因为无论如何我都要让林雪涵屈服才行,无关自己的喜恶,只要她还没有完全受我控制,那就是一个威胁我平稳日常的危险因素,不,不仅是我的日常,还有小艾和学姐她们的。  所以一定要让林雪涵屈服,无论如何,不折手段,所以动手……  就在我快要车底下定决定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下意识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却发现上面没有任何显示。我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林雪涵,发现她正拿着自己的手机,没想到同龄人中还有和我一样用默认铃声的啊。  看着手机屏幕,林雪涵微微皱起眉头,也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她突然对我说,「这个电话我必须要接。」  我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哦。」  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怎幺可以这幺轻易地答应呢?那现在要怎幺做,反悔的话还来得及……  算了,现在反悔显得器量太小了,而且我也需要时间再酝酿一下。我当然也知道这多少有些找藉口的成分在里面,但这絶对是最后一次了。  我听不清楚林雪涵对面在说什幺,只能勉强听见是个女声,而林雪涵则没说什幺,基本都是「恩」,「知道了」之类的话。  电话大概打了2分锺不到,虽然不知道在说什幺,但林雪涵来说显然不是什幺好事,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但最近对林雪涵愈发熟悉的我明显能感觉到她变得有些紧张。  挂掉电话,林雪涵沈默不语地低头看自己的脚尖,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幺。  这也许是一个好机会,趁她心神不定的时候果断出击能建奇功也说不定。  但在我行动之前,林雪涵抢先开口,「我之后有事情,今天请让我先走可以吗?之后你可以再定时间。」  听到她的话,我不由一愣,一方面是没想到林雪涵会有这种示弱的举动,另一方面是她这一次居然跟我说了「请」字,相比之下,后者比前者更让我吃惊。我觉得以林雪涵的高傲,是不会说这个字的,在我让她屈服之前。  看来刚才的事情对她的影响真的非常大啊,不过我絶不会再让任何事情拖延我的脚步了,更何况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机会,让她屈服的好机会。  于是我用出了惯用的伎俩,「这样可不行啊,大小姐。当然,如果你乖乖认输就另当别论了。」  这一招我已经百试不爽,只要她还没有发现那个盲点,我的命令就无法被抗拒。  「好,我认输。」  对嘛,我就知道她肯定不能抗拒这一招,她絶对不可能选择认……等等……她刚才说了什幺?  林雪涵继续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我认输了,我可以离开了幺?」  她就这幺简单地认输了?我瞪大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林雪涵,想从她平静的表情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但是她的脸上什幺都没有,既没有放弃了的那种絶望,也没有妥协时的那种不甘。  如果这幺简单就向我认输了,那之前那些算什幺,愚弄我幺?  一股愤怒从我心中升起,如果是昨天的我,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絶,然后按照计划用最猛烈的手段袭击过去。  但就在愤怒充满整个头脑之前,一个别的念头在心中掠过,如果不服输对于林雪涵并不是絶对的,那我对这个女孩的理解岂不是从本质上就错了?那样的话,原本的计划真的对她有效果幺?真的只要让林雪涵认输就能让她彻底屈服,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幺?  我一直认为是林雪涵的高傲让她抵抗我的命令不向我认输,若我能逼她向自己认输,那就代表作为她抵抗意志核心的高傲已经被我瓦解了,她也就完全无法违抗我的命令了。但是现在我又有些不确定了,她不认输的理由真的是高傲幺?  但如果她真的是如此高傲的话,那应该不可能这幺淡定地说出「我认输」这种话,但现实如此,只能是我的想法出错了,我因而不由地开始怀疑自己之前制定的计划能否真的达成目标。  怎幺办,干还是不干?我不由陷入了两难的选择。  沈默片刻后,我做出了决定,就算再拖延一天应该也没什幺关係,但是我至少要搞清楚林雪涵到底在想什幺,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这个女人,但我突然又发现自己其实完全不了解她了。  「既然你都认输了,那今天让你离开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至少要把前因后果跟我说清楚。」  听了我的话,林雪涵陷入了沈默之中,明明十几米外就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大街,我们这方小天地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林雪涵抬起手看了下时间,然后开口说道:「我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简单跟你说一下我要去干什幺,但你最好不要事后反悔。」  反悔幺……如果有必要,我完全不介意反悔的。  不过明面上,我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林雪涵深吸一口,开始平静地叙述,「我父亲的家族有一个传统,家族中的年轻人想要插手参与家族产业必须经过一系列考验,而我现在刚刚接到通知,我有一个任务需要完成,所以我必须离开。」  这种过于现实的展开让我有些手足无措,家族什幺的,我一点概念都没有,独居了这幺久,我一直以为家族这种东西只存在于小说中。  当然,还有一件更让我惊讶的事,「等等,你才高中,根本还没有成年啊。」  「制定规矩的时候,可还没有高中这种东西。」  这个解释从逻辑上可以解释,但我的内心却无法接受,林雪涵所处的世界似乎离我的世界太过遥远了。  见我没有答话,林雪涵作势要走,我下意识地伸手拦住。  看着我横在前面的手,林雪涵没有退下,反而用冷淡的语气问道:「我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你要反悔幺?」  「不,我让你说清楚的是前因后果,对你来说,比起家里的任务,向我认输就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小事幺?」  「我已经向你认输了,我输给你的催眠了,你还想怎幺样?认输对我来说有什幺意义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比起家族的任务,向我认输就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小事幺?这是命令,告诉我。」  林雪涵低下头,抿住嘴,沈默了许久之后才轻轻摇头,声音中甚至带上一点颤抖,「我才不想输给你。」  这是林雪涵今天第一次向我暴露出自己的破绽,但是我却无意关注这一点,「那为什幺你要向我主动认输!」  面对我的低吼,林雪涵居然抬起头吼了回来,「我也不想输给你啊!但是,但是……有一个人,我更加不想要输啊!」  那个永远冷冰冰的林雪涵居然会怒吼?我一时之间竟愣住了。  然而没等我提问,林雪涵就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了,「你不是喜欢叫我大小姐幺?那你知不知道,我这个大小姐其实在家里只是一个私生女啊!」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让我不知道如何应答,但林雪涵也不需要我的答案,她似乎只是想把一切都说出来,「你知道幺?我那个父亲在结婚前居然同时和三个女人在交往,谁先怀孕就和谁结婚,赢家只有一个游戏,很有趣吧?」  赢家……私生女……我突然有些明白她为什幺这幺在乎输赢了,「你妈妈,输了?」  林雪涵居然笑了起来,我打赌,我们学校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她笑,拿到年纪第一也好,评上市三好学生也好,老师上课讲的笑话也好,元旦班会时的活动也好,林雪涵都是那样冷冰冰的。  「哈哈,她赢了哦,所以我才是大小姐不是幺?但是她又输了啊,因为比她晚怀孕的那个女人怀的是男孩,哈哈,你看到这里面的关键了幺?」  这个在笑的女孩和我所认识的那个林雪涵完全不一样,我甚至一时间怀疑眼前这个女孩其实是个另一个人,之后我又开始思考,现在这个笑着的林雪涵,平时那个冷冰冰的林雪涵以及在学校四楼瑟瑟发抖的林雪涵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这个问题有些把我搞糊涂了,但林雪涵的独白还在继续,「你看,很简单不是幺?不管赢多少次,只要输一次全完蛋了。所以我不能输,也不会输!这可是我那个母亲用血泪不断告诉我的教训哦。」  我冷静地指出一件事实,「但是你向我认输了。」  「是啊,」林雪涵頽然地耸下肩,这也是我没见过的样子,「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吗?我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你这里了,能快点离开就必须快点离开。比起输给你,我更不愿意输给那个人……」  虽然心中已经有一个模糊的答案,但我还是不由问出来:「谁?」  「哈,当然是我可爱的弟弟,我们家的『二少爷』啦。你不可以输给他,成绩不能比他差,荣誉不能比他少,长得不能比他矮,我那个愚蠢的母亲整天唠叨的就是这些。哈,就只能想到这种层次的东西,所以她才会输。」  「我要赢,我要赢啊……」林雪涵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但是怎幺可能赢得了啊,私生子又是个女孩,我在一开始就输得一乾二净了啊。」  如果我在这个时候出手,想要制服这个感觉快要崩溃的女孩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但是我无法动手,甚至连一点动手的慾望都没有,这不是我想像中那个高傲的大小姐,孤独而脆弱,似乎这才是这个女孩真实的模样。  我这时有点希望自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坏人,虽然我前段时间自认为就是那样的坏人,毫不在意他人的感受,毫不在乎地蹂躏女孩子的身心,但是我最后发现自己根本做不了这样的人。  从本质上来讲,我依旧是一个弱者,即使有了催眠的力量,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当面对那个冷冰冰的林雪涵,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哭泣,然而真正面对这个泫然欲泣的女孩子的时候,我又由衷地希望她能展露笑颜。  「你会赢的,不是幺?只要通过这个考验就行了,应该难不倒你吧。」  林雪涵对我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赢?怎幺可能让我赢?除了我那个愚蠢的母亲,整个家族就没有人希望我赢的。她居然还傻乎乎地跟我说不完成任务不準回来这种傻话,她还当还把这种事当做比较考试成绩幺?那个蠢货,只会叫我去赢,去赢,根本就没想过我有没有可能赢啊!」  林雪涵说到这里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你知道我的考验是什幺吗?收债啊!向黑道收债啊!我怎幺可能搞的定那帮家伙啊!」  黑道……又一个离我的世界好像很遥远的名词,长这幺大,别说黑道了,我连流氓都没见过几个。但是让一个女孩子去和穷凶极恶的黑道交涉,我也知道这几乎算是羊入虎口的感觉。  如果是之前那个林雪涵,我大概会觉得即使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也能面不改色地解决掉。但是现在……眼前这个脆弱的少女真的能够完成这种事幺,我也不由动摇了。  「哈哈,你明白了吧?这就是我这个所谓的大小姐哦,一点意义都没……」说到这里,林雪涵的话突然停了下来。我疑惑地看去,发现两行清泪从她脸颊上滑落。  林雪涵居然哭了,我不由愣住,那个就算在四楼走廊失禁也没哭出来的林雪涵居然在我面前就这幺哭了,这个世界还正常吗?  似乎注意到了自己流泪的不妥,林雪涵用袖子想要把泪水擦掉,反而把整个脸蛋都弄花了。  放弃了这个无意义的工作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又变回了那个冷冰冰的林雪涵。看了眼手錶,她推开我拦在她身前的手,「让开。想知道的都知道了,看到我这幺难堪,现在你总满意了吧?我可没时间继续陪你耗在这里。」  当林雪涵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用力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挣脱,即便她的表情已经恢复淡定,她的手依旧在微微颤抖。  「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放手幺?」  林雪涵平静的声音中透出一股寒意,平时的我对于这样的林雪涵是絶对不敢招惹的,但是我现在却丝毫不在意她的威胁,反倒是从口袋中抽出纸巾想为她擦拭掉泪痕。  林雪涵打开我的手,坚毅的声线有些崩溃,「干什幺啊!现在才来装好人,我才不需要你来假惺惺地同情我!哈,要阻止我幺?跟我说『你其实不需要赢也可以的』之类的废话幺?我要赢啊,一定要赢啊,你没听我说幺?我那个母亲可是跟我说了『不赢不準回来』这种话啊,不赢的话,我连家都没得回啦!」  我不知道她为什幺要说这句话,我想这大概与她过去的经历有关,与造成她冷漠表象的原因有关,但我不在意,「不準输,一定要赢,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你自己,一定要赢,这是命令。」  听到我的话,林雪涵愣了一下,然后向我展露出一个微笑,那不是她刚刚那种有些疯狂的笑,而是属于花季少女的笑容,「我当然会赢,哪还用你命令。」  看着林雪涵远去的背影,我不得不承认,我输掉了。  不止是今天,我大概永远也不可能让林雪涵屈服了吧,只要想到今天我所见到的景象,我又怎幺可能再去伤害那个早已伤痕纍纍的女孩呢?更何况,那一瞬间展露出的微笑要比她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容美丽百倍。  所以说,我终究是个弱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