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青春期催眠][6]準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青春期催眠][6]準备
本篇最后由 pinkykitty85582 于 2017-12-17 22:05 编辑 【青春期催眠】(1)开端【青春期催眠】(2)滥用【青春期催眠】(3)堕落【青春期催眠】(4)暴走【青春期催眠】(5)较量【青春期催眠】(7)惊醒【青春期催眠】(8)选择【青春期催眠】(9)结局-------------------------------------------------------------------------------------------------------【青春期催眠】(6)準备 第二天的计划,哦,我现在更愿意称之为,调教非常简单。事实上,大部分时间里,我都什幺都不用做。  林雪涵就不能向我这幺淡定了,从中午午休开始,她就一直用纠结的眼神偷偷瞄我,不过她居然到最后也没有来找我,这多少还是让我有些吃惊。毕竟她现在面对的可不是能用意志力抵抗的疼痛,而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之——尿急。  我从昨天上午开始就一直禁止她上厕所,这个命令现在终于起效果了。看到林雪涵抿着嘴的表情,我就知道她这泡尿憋的一定相当辛苦。  当她按照我的要求,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前半个小时来到四楼走廊,看到我手中的空的冰红茶瓶子时,眼眸中不由露出一丝轻鬆。  而我等的就是她放鬆的一刻,没有犹豫,我立刻下了命令,「现在,立刻,撒尿!」  林雪涵目瞪口呆,露出惊讶的表情,而下一刻则变成了恐慌。  她拚命把裙子的下襬拉下来挡住,但还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腿内侧黑丝的颜色明显变深了。再过了一会儿,一片淡黄色的液体从林雪涵的脚下扩散开来,更是隐约可以看见一道道热气从她的下身升腾起来。  要不是用一只手扶住栏杆,林雪涵整个人恐怕就要直接瘫倒在自己的尿上面了。我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惶恐的模样,即使昨天在厕所单间里也没有这幺夸张,她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软弱,这是我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过的感情,这让我有些疑惑,没想到这效果居然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要说今天与昨天的放尿play有什幺区别,大概就是昨天那次林雪涵是做好了心理準备,今天则没有。这出人意料的一击似乎终于击穿了林雪涵内心厚厚的护甲,让我看到一丝她的本质。  我微笑着把她拉出地上那滩尿的範围,「怎幺样,大小姐,这一次愿意认输了幺?」  难得的,林雪涵没有立刻作答,她低着头让我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但是颤颤巍巍的身体告诉我她还沈浸在刚刚发生的事情中。  我等了一会儿就有点不耐烦了,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  但是我手刚伸出去,林雪涵就受惊似的向后退了半步,但也只退了半步就停了下来,她马上抓住我的手,抬起头,用仍含着泪的眼睛努力瞪着我。  「我不会输给你的。」还是那句话,虽然气势比以前弱了一大截,但最根本的那一丝坚决却还在。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客气了。  我冷笑一声,「那幺请大小姐脱光衣服吧。」  林雪涵听到这个命令,略有些惊惶地四顾了一番,这里可不是厕所那样的密闭空间,从大马路上都可以勉强看见四楼走廊的情景。  「这,这里……太危险了……」  「没关係的,你蹲下来就没人会看见了。」  听到我的话,林雪涵抿住嘴没有答话,过了一会儿真的蹲下身来,然后慢慢解开衣服。她这幺听话还真是少见。  接过她递上来的衣服,裙子和胸罩,我见她停下动作就又补充道,「鞋子也要脱掉哦。」  当林雪涵指尖触碰到鞋子的时候,如触电般地又缩了回去。我定睛一看,原来鞋子上也都沾满了留下来的尿液,我估计甚至有不少流到鞋子里去了。  其实林雪涵原本就算失禁也不至于这幺狼狈,因为胯下那部分之前被我撕开了,分开双腿的话,尿只会直接洒在地板上。但是她为了克制尿意,走路的时候是夹紧双腿的,而当真正开始失禁以后,她没有将腿分开,反而本能地更加夹紧,想要把尿停下来,结果就是大半的丝袜都被打湿了,连鞋子也不能倖免。  林雪涵抬起头,用无助的眼神仰望我,而我则回以询问的眼神。  于是她又一次低下头,这一回她毫不犹豫地将鞋子也脱下来了。  当看到她递过来的鞋子上不断滴下来的淡黄色液体时,我心里有一些犹豫要不要接过来,但身体却本能地拿住了。为了能看到这个女孩屈辱的面容,一点点生理上的厌恶又算什幺呢。  「好了,你现在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等等,我这样呆在这里……」林雪涵颤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安。  「没事的,这个时候没人会过来的。」  林雪涵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但她不接受又能怎样,她的衣服都在我这里,我要走,她这样子也不敢跟上来。  瞄了一眼身后林雪涵瑟瑟发抖的身影,我就这幺淡定自若地离开了走廊。这当然是有风险的,甚至比昨天在厕所单间的时候更大,但是如果不承担这种程度的风险,大概是不可能令林雪涵屈服的。  又一次来到天台,我将自己的包和林雪涵的衣物放好,其实这一趟不来也不要紧,但林雪涵湿掉的鞋子必须得晾乾,否则容易被人发现端倪。  再一次回到四楼走廊时,林雪涵还是蹲在同一个地方,以同样的姿势瑟瑟发抖。当看到我的时候,那脸上的表情分明透露出一丝安心,想必今天之后,她对我命令的服从程度要提高一大截。但我可不满足于此,一定要让她彻彻底底地服从我才行,这已经不是我需要这样了,而是我想要这样。  用俯视的眼神看着她,我微笑道:「来,现在跟我走吧,大小姐。」  林雪涵露出疑惑的表情,「走?要去哪?」  「你跟着便是了。」  她抿着嘴,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样子,「我这样……怎幺走啊?」  「没关係,蹲着不也能走幺,实在不行,就爬吧。」  听到「爬」这个字,林雪涵又沈默了下来,但也没有跟上来的意思。  于是我「好心」劝道:「唉,大小姐,你又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向我认个输而已,其实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啊。」  林雪涵还是低着头没有答话,但过了片刻就这样半蹲着身子走了过来。  既然她执意如此,我当然乐得带路。  半蹲着走路的速度终究要慢一些,直到进了楼道,林雪涵才敢站起来,我这才能加快脚步,要是拖到考试结束就完了。  我没敢去2楼,那样风险太大了,所以这次只用到3楼就够了。  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看我停下脚步,林雪涵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她大概想不通我停在这里是干什幺。  我们现在就在3楼厕所的门口,不过我完全没有要走进去的意思,反而转向边上的扫除柜,这个东西主要是存放专门用来清扫厕所的拖把。直到去年,拖把都是直接放在厕所边上的,也没有专门準备个柜子,但是后来有人在奔跑时被倒下的拖把桿绊倒,结果摔了个轻微脑震荡。结果在家长的抗议下,厕所前面就多出了这幺个柜子,除了拖把,也放放其他乱七八糟的杂物。  我打开扫橱柜的门,将里面的拖把拿出来,然后给林雪涵作了个请的手势。  林雪涵完全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露出惊愕的表情。  「你,疯了……」林雪涵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压低了声音的,这里可不是四楼,边上的教室里就有一群人在考试。  我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是继续维持着之前请的手势。  反正我是做出一副铁了心要让你进去的态度,反正僵持在这里的话,她心里肯定比我更害怕。现在这个时间点,离考试结束也就十来分钟了,有几个人提起交卷也不奇怪。  狭路相逢勇者胜,之前我太过小心谨慎,所以才被林雪涵毫不在意的态度压了一头,但当我现在表现出无所畏惧,林雪涵反而成了弱势的一方。  林雪涵还是和我僵在扫除柜的前面,但是随着时间不断流逝,边上的教室渐渐传出走动的声音,她终于淡定不下来了,最后还是主动走进了这柜子里,甚至不需要我拿认输来相逼。  我分不清这是我的命令起了效果,还是林雪涵自身的选择,但又有什幺关係呢,反正到了最后,我的命令就会是她的意愿。  看她彻底走了进去,我也就直接关上柜门并且锁住。日本的h漫画里常会有一男一女被锁在柜子里的情节,我本来也是想尝试一下的,但奈何这柜子装进一个人就已经很勉强了,两个人的话估计比沙丁鱼罐头还要挤。  把林雪涵一个人留在柜子里,此间的风险比昨天让她一个人光着身子上天台更大,究其根本,就是这扫除柜是可以从外面打开的,聪明才智和机敏灵巧都起不了作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运气。但我还是这幺安排了,主要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不知道林雪涵要花多久才能了解催眠,又要花多久才能意识到我并不能完全控制她的身体,但是我决定速战速决,明天就要分出个胜负,所以今天多冒些风险也要将她好好敲打一番。  当然,我也有好好调查过,厕所的清扫一向放在放学以后,之前基本是不会有人打开扫橱柜的。不过我也不能保证不会有谁今天突发奇想去开一下,或者需要用到扫橱柜中的拖把,就像我所说的,一切都交给运气决定。  剩下的事情还有不少,迫在眉睫的就是四楼的那滩尿,于是我拿起拖把走向四楼,顺便把林雪涵一路走来留下的脚印擦掉。  处理了这码事后,我把拖把也放到了天台,要是被人看到拖把放在外面然后拿回扫除柜岂不就麻烦了。  然后我乘着铃声还未响起的那一点点时间赶往下一个地点,那里还有一件很重要的準备工作等着我做呢。  说到底,这两天我做的都只是準备工作,为的就是能在明天将林雪涵一举击溃。下了那幺多命令,虽然仍不能使她屈服认输,但是她对我命令的服从性却是大大增加。这些都是为了让她明天能好好服从我的命令所做的準备,而我自身也需要对明天的事情做些準备。  花了些时间,我才赶到目的地。此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已然响起,想到林雪涵呆在扫橱柜里担心受怕的表情,我心里一片火热,腹间的肉棒也随之充血膨胀。平时这样确实不太好办,但此时此地正需要这样。  我现在所处的还是一间男厕所,但是这里已经不在教学主楼了,而是在科学楼。所谓科学楼,其实就是物理、化学、生物的各种实验室所处的地方,学生也就只有做实验的时候会来,平时倒有些老师常驻于此,但现在大都跑去监考或是批捲子了,所以整幢楼基本上算是空无一人。  当然,在这个厕所里,有一个人早早地就在等我了。  我敲了敲厕所一号单间的门,「抱歉,没让你久等吧。」  门马上打开,露出里面陈老师有些发红的脸蛋。就算在催眠的效果下服从我的指令,让她一个人呆在男厕所里还是有些难为她了。  「没,没事情,老师也才来,不久。」  「为了我的授课,要打扰你工作,真是抱歉啊。」  「啊,没关係的,英语试卷也批完了。」  哦,英语居然已经批完了?不过答题卡都是机器批得,速度确实应该比较快。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问了陈老师一件事。  「哦,你说林雪涵啊,当然是年级第一啦。」  可恶,昨天早上明明让她考试的时候喝尿,居然这样还能考年级第一,果然不是可以小看的对手。  啊,所以明天的调教才有意义啊,我无意识地扯出一个笑容。  陈老师有些畏惧地看着我,我这才想起来眼前还有事要做,为了明天的调教工作,可要做不少準备呢。  「那陈老师,开始上课吧。」  「啊,啊,好的。」  她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那我们先複习一下之前的内容吧。」  接过她脱下来的衣服,我将其放在事先準备的袋子里,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陈老师已经彻底接受了赤裸教学这件事,所以现在即使赤身裸体站在我面前也并不是很羞涩。  她先是用左手翻开自己的小穴,右手指着其外围的大阴唇。  培养出这种上课风格的我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直接念出了这个英文,「labiamajora。」  她又将手指移向内侧的小阴唇。  我立刻答道:「labiaminora。」  最后,她指向了小穴上方那颗小小的阴蒂。  「clitoris。」  陈老师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看来前几节课学的知识都记住了。」  面对夸奖,我回以微笑,摸了不知道多少遍,自然都记住了。  「老师,複习多没意思啊,什幺时候才开始教新内容啊?」  陈老师脸红了一下,她虽然已经能够脸不红心不跳地给我展示自己的性器,但想必对今天我要求的授课内容还是心里发憷。  「这样啊,既然如此,那我们开始今天的教学吧。今天主要教三个新词,我们先学第一个,anus,a,n,u,s。」  我明知故问道:「这个单词是什幺意思呢?」  「中文的话,就是肛门的意思。」  「肛门?你在说哪个地方?」  「唔,肛门就是,就是那个……」陈老师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那个拉屎的,地方啦。」  「哦,你在说屁眼啊,早说嘛,陈老师。」  「张奕,你说的对,这就是那个,屁,屁眼。」对这个词,陈老师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我想要转到陈老师身后掰开她的大屁股看一下,但她立刻躲开了。  「老师,你都不让我摸一下,我怎幺记得住这个单词啊。」  陈老师急忙红着脸解释道:「你先等我把其他的单词也介绍一下,再一起记也不迟啊。」  没想到她是这幺个想法,不过这种细节上也随她好了。  「那老师你继续讲吧。」  「第二个单词是rectum,r,e,c,t,u,m,中文意思是直肠。」  「哎呀,肠子的话,这是内脏吧。」  「额,直肠的话,是从肛门起,向上大概15cm的一段肠道。」  原来定义是这样的啊,这个我倒是真不清楚。  「第三个单词是,enema,e,n,e,m,a,中文意思是,灌,灌肠。」  「灌灌肠?这是什幺啊?」  「不是啦,是,」陈老师停顿了一下,这才把这个词好好念了出来,「灌肠,这是一个动词,意思是在肠子里灌水。」  「咦,怎幺把水灌到肠子里啊?」  「这个,就是那个,通过,肛门把水注进去。」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这幺做是为了什幺呢?」  「这个一开始主要是为了治疗便秘,但后来有些人用这个来清理肠道。」  「哦,为什幺要清理肠道啊?」  「额……就是涉及,肛门的性行为时,要先进行,清理。」  「肛交是吧,这个我好像听说过。」  没错,我今天就是专门跑来和陈老师练习肛交的。其实就个人倾向来讲,我并不喜欢肛交,原因很简单,太髒了。如果没有林雪涵这件事,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尝试这件事,光是想想那是平常大便出入的地方,就觉得好噁心。  但是现在的形势却由不得我的喜恶了,我一定要儘快完全控制住林雪涵才行。排泄小便就已经让她这样屈辱了,不知道大便能起到多大的效果,想到那时候林雪涵脸上将露出怎样的表情,肛交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了。  即使是现在的我,小心谨慎依旧是一种本能,如果不知道肛交到底是什幺滋味,到时候贸然尝试会不会出什幺纰漏?我当然在网上蒐集了不少相关的资料,但资料终究是资料,不实践一下总是不能让自己安心,所以这才有了今天这次教学。  与陈老师的授课play玩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毕竟现在时间还是比较紧,搞定了林雪涵之后自然有时间慢慢温存。  「我懂了,老师,那我们就先从最后一个单词开始学起吧。Enema具体应该怎幺操作呢,能示範一下幺?」  我本来以为陈老师会拿出一个针筒之类的,但是她取出的却是一个漏斗。  见我疑惑的神情,她不由红着脸辩解道:「你昨天才跟我说要学这几个单词,道具都来不及準备。」  「那这个漏斗是?」  「这是……」陈老师吱吱呜呜了半天才说,「家里用的,把酱油倒到瓶子里。」  居然想到把厨房用品拿来用到这种地方,我也不禁对陈老师这种生活智慧感到敬佩,不好好使用的话可真对不起她。  第一次灌肠是由陈老师自己示範的,先是弯下腰将屁股儘量地翘高,然后把漏斗的尖端插进自己的肛门,最后掏出一瓶水,用彆扭的姿势将水倒进去。  以这个姿势,陈老师应该是很难看见漏斗那里状况的,但是她倒水的手却很稳,水也大部分都进漏斗里了。  这样一次倒了小半瓶,陈老师才停下来,并将漏斗也从肛门里拔出来。  「陈老师,被灌肠是什幺样的感觉啊?」  陈老师转过身来,摀住肚子对我说,「一开始的时候,只是特别涨,但到了后面,就是想拉肚子那种感觉了,有些疼的。」  说这话时,陈老师的表情慢慢变地难受起来,这见效还真快啊。  「张奕,你可以出去一下幺?」  「咦,怎幺了?」  陈老师红着脸小声说:「老师感觉有点想拉,大便了。」  虽然她已经把和我做爱当成正常教学的一部分,但是对当着我的面大便大概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吧。  我义正言辞地说:「大便也是灌肠过程的一部分啊,我怎幺可以不好好观察呢?」  「但是,但是,这个很臭的,还是算了吧。」  「没关係的,老师,我不在乎。」  陈老师又争辩了一会儿,当然不可能说服我,倒是她自己先受不住了,最后只能点头同意。  就算是个美女,大便这件事也一点都不好看,而且我也不敢凑近看,要是被溅到身上就麻烦了。倒是陈老师憋红的脸更让我感兴趣,想到明天林雪涵脸上也会露出类似的表情,我就有点兴奋起来了。  虽说确实有些臭,但并没有想像中那幺夸张,从肛门中喷出来的水都是黄褐色的,但是也没有夜情病栋里那幺噁心。  我也就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陈老师认真回答了,「其实早上的时候为了备课,已经弄过一次了,所以里面的那些,髒东西已经被清理掉很多了。」  难怪感觉她的手法并不是很生疏,原来早就做过练习了啊。  于是我又询问了她第一次灌肠时的经历,作为明天的準备。  「陈老师,请让我亲手操作一次吧,这样我才能更好地记住。」  稍微犹豫了一下,陈老师还是将漏斗和水瓶交给了我,然后重新摆回那个撅屁股的姿势,还很贴心地把自己丰润的屁股掰开,将里面那朵小小的菊蕾朝向我。  我将头凑近观察,因为陈老师事前已经将周围的毛剃掉了,刚刚也用纸巾清理过,所以屁眼的样子现在十分清晰地展现在我面前。  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屁眼,姑且不提网上的那些图片,之前和学姐她们做爱的时候也又看到过,但这幺认真观察还是第一次。  没有用手指触碰,我在心理上还是觉得这个太髒了。  粗暴地将漏斗插进去时,陈老师不由地发出一声小小的悲鸣,不过我没有理会,直接开始往里面灌水。  上次灌肠倒进去了小半瓶水,而这一回我倒了跟上次差不多量后并未停下。  陈老师也渐渐发现不妥,「等一下,张奕,太多了,好涨……」  她的身体本能地想要躲开,但却被我按住了,「老师,你怎幺能像躲开呢,我们还在教学中呢。」  听到我这幺说,陈老师终于不敢乱动了,让我把剩下的水全都倒了进去。  我将漏斗拔出来的时候,肛门在缩紧之前还喷出一小条水柱,幸好我躲得快,否则被浇一脸就糗大了。  这一次陈老师花了些时间才缓缓起身,举止间十分辛苦,双腿更是一直在颤抖着。她转向我之后,我才发现,她原本颇为平坦的小腹此时隆起了一块,难怪会如此不舒服。  「老师,感觉怎幺样?」  她皱着眉头答道:「好涨,特别涨……好难受……」  这一次,她很快就有了便意,但我却不让她就这样拉出来,「好好憋着啊,老师,让我看看能憋多久。」  陈老师把脸憋得通红,胴体上更是不断冒出汗来,最后也只坚持了不到3分钟就一泄如注了,这一次喷出来的水果然又浅了不少,臭味也不太有了。  陈老师发出有些虚弱的声音,「怎幺样,enema这个词记住了吧,要开始记别的词了幺?」  我却摇摇头道,「不行啊,陈老师,我觉得还要再试一次。」  陈老师的脸瞬间变得更加苍白,但她还是同意了,「我知道了,你等等,我再去拿些温水过来。」  「何必这幺麻烦,这里是厕所诶,水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等等啊,用冷水灌肠这种事不行的。」陈老师慌忙阻止我,但是在暗示指令的效果下,最终还是屈服了。  从洗手池把水瓶灌满,现在这个季节,自来水虽然算不上冰冷,但还是满凉的。  陈老师虽然露出畏惧的表情,但还摆回了原来的姿势。  凉水的效果果然不是温水能比拟的,只是刚倒进去一点,陈老师的身体就开始颤抖起来,更是发齣剧烈的喘息声。  我当然丝毫不在意她的感受,只是一个劲地继续往里面倒水。比较没想到的是,瓶里的水居然没办法全部倒进去,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漏斗中液面就固定下来,不会继续往下降了。  这就是注射器和漏斗的差距啊,不过漏斗的话,感觉在心理上对女性的淩辱效果要更强一些。  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在拔除漏斗之前让陈老师先準备好,让她缩紧肛门的同时,马上用手指堵上。  大概有了经验,这一回灌的是虽然冷水,而且量也到了极致,但陈老师忍耐的时间反而比上次还要长一些。  我看这一次的水已经几乎淡得透明了,这才满意。  连续灌肠了三次,对陈老师来说,就跟连续腹泻差不多,将水喷完之后整个人腿都软了,需要我帮忙才站得起来。  「我觉得可以开始学习剩下两个词了,陈老师,你觉得呢?」  听到不用继续灌肠,陈老师如蒙大赦,立马点头同意。  我让她扶着墙弯下腰,把屁股对着我。经过了多次灌肠,原本紧闭的菊蕾现在硬生生扩大了一号,还好像是在呼吸般蠕动着,残留在上面的水滴反射出厕所中昏暗的光线,给人一种淫靡的感觉。  我不由地吞了口口水,这样看来,肛交也不是那幺不可接受了。  彻底抛开心理上厌恶,我先将食指按在菊蕾上面,陈老师的身体不由地颤抖了一下,但是她也没说什幺,学习的时候要触摸实物对她来说已经是常识了。  手指缓缓用力,一个指节马上陷入其中,陈老师则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那并不是愉悦的象徵,而是透露出了难受。  试图再将一个指节插进去时,我感觉异常的吃力,只进去了一半,里面的阻力就已经大的惊人。我只好又将食指退回到一个指节的程度,转而将中指也用力插进去,这一回要困难得多,要不是有水分的润滑,能不能进去还真是难说。  至于第三根无名指想要插进去的时候,感觉怎幺都进不去了,陈老师更是发出痛呼。事实上两根手指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像被夹住似的,一点缝隙都没有留下,抽出来都费了一些力气。  这样一来,我对女性这个排泄器官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接下来就是要用下半身来深入了解一下其内部构造了。  当我将已经硬邦邦的龟头前端顶在上面的时候,陈老师马上反应过来我想干什幺,慌忙想要阻止,「等等,张奕,那个太大了,放不进去的。」  陈老师的声音里满是止不住的颤抖,恐惧之情溢于言表。  「咦,是幺,老师你怎幺知道进不去的啊?你老公以前试过幺?」  陈老师红着脸辩解道:「怎幺,怎幺可能尝试过这种事啊,但是看看尺寸差距就知道这个进不去的啊。」  其实不问也知道,她们夫妻都那幺保守,怎幺可能会玩肛交这幺高级的东西。陈老师的处女虽然给了那个阳痿老公,但是后面的另一个处女现在可是归我了啊,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呢。  「老师,你没有尝试过怎幺能乱下结论呢,一点都不严谨。」  陈老师发出哀求的声音,「肛门的话,你用手指摸就好了,没必要用,那个啊。」  「老师,肛门的话,我已经记住啦,现在我準备学习直肠啊。」  「直肠的话,不能也用手指幺?」  「陈老师,直肠这幺长,手指怎幺够啊。而且直肠还是内脏,又看不到里面的构造,只有用触觉来感受啦。按照你说的,15cm左右的话,鸡巴勃起的长度应该是够了。」  「但是,但是……」陈老师还是不肯答应,对这个保守的女人来说,排泄器官被侵犯大概不是口交这种能相比的。  我故意装作生气地说:「老师,你这幺推三阻四,是不想让我学好英语幺?那我不学这个单词了,以后也不学英语了!」  听到我这话,陈老师原本坚决的态度立刻怂了,在暗示指令的效果下,她可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让我喜欢上英语的啊。  「好,好吧,那,那你……进来吧。」  她这幺说,我反而不急了,「老师,你不说清楚点,我可是完全听不懂啊,到底是把什幺进到什幺里面啊。」  稍微犹豫了一下,陈老师还是磕磕巴巴地说:「把,把你,勃起的,阴茎进到我的,肛门里。」  「既然老师你都这幺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话间,我就直接用力地一挺腰。  「啊啊啊……」就算下定了决心,陈老师还是不由发出惨烈的痛呼。  这声音大概附近都能听见吧,要是楼里有人就麻烦了,但我这时却来不及考虑这些。  很多网文里,都把后面这条路叫做旱道,我以前一直不明白,现在终于懂了。不同于阴道内的湿热紧窄与滑腻柔嫩,后庭的美妙之处在于那磨砂般的乾燥通道所带来的快乐……与痛苦。  虽然灌肠了三遍,但肠道里却还是不怎幺湿润,难怪一定要用润滑油才行。之前用尽全力捅进去,我现在只感觉肉棒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尤胜于为学姐开苞那次。  咬咬牙,我还是忍痛试探性地耸动腰部,开始做起缓慢的活塞运动。  拔出时,由于顺着肛肠蠕动的力道,所以颇为顺利;但再度刺入却异常的吃力,层层叠叠的肉壁竭力抵抗着入侵者,每一下挺进都如同初夜开苞般艰难。  但慢慢的,抽插渐渐变得顺利起来,大概是因为肛门因被肉棒贯穿而产生撕裂,其中流出的鲜血起了一定润滑的作用。因为我就可以清楚看见,不断有血丝从大大扩张的肛门边缘流下来,这让我不禁产生一种为陈老师开苞的快感。  陈老师虽然已经刻意摀住嘴巴,但还时不时有痛呼从指缝间漏出。她本人是很想配合我的「学习」,然而身体还是本能地不断挣扎。  不过厕所单间这幺小,她除了不断扭动腰肢给我带来更多快感,也什幺都做不了就是了。  不过应该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某次抽插的时候,陈老师一扭屁股居然害我把肉棒完全拔了出来。  我当然勃然大怒,不但捏住两侧的臀肉,将肉棒再次插回去,之后更是重重地在陈老师饱满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  原本这只是泄愤之举,但没想到却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每次被拍打屁股,陈老师的肠道都会本能地收缩,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想把我的肉棒完全排出去自然是不可能,倒是肉棒被柔嫩的肛肠反覆挤压别有一番滋味。  随着不断猛力抽插,积累的快感终于达到了一个极限。我用双手使劲捏住那柔软的臀肉,将肉棒刺进陈老师肠道的更深处,喷射出浓稠的精液。  喘气休息了一下,我才拔出肉棒欣赏自己的成果,那个原本小小的菊蕾现在大大扩张开来,一点也没有闭合的趋势,还在不断滴血。  当我放开的陈老师的臀肉,她立刻想丢了魂似的摊到在地上,吐出香舌,像死狗一样直喘着气。  这种时候还是要给她点甜头才行,「陈老师,学了今天的几个单词,我很开心,感觉有点喜欢英语了。」  即使身上无比地疼,陈老师还是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是吗,这就太好了。」  準备清理肉棒的时候,我见上面满是鲜血,又想到这肠道就算灌肠这幺多次也多少有些秽物没清理乾净,顿时觉得有点噁心。  「陈老师,我想複习一下blowjob这个单词,你能帮帮我幺?」  把陈老师丢在那里慢慢休息,我马上回了教学主楼,那里还有一个人等着我处理呢。  去天台拿上衣服,包还有拖把,我很快来到四楼厕所的扫除柜前。  在打开柜门前,我不禁想像了一下林雪涵在里面是什幺表情,是不是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呢。  然而打开柜门看到的情景却让我大吃一惊,更是破坏了我一整天的好心情。  林雪涵冷冰冰地看着我。  我不明白,明明关上柜门之前,她还在那里面颤抖的,为什幺现在却能摆出这幅淡定自若的表情,我突然什幺都不明白了。  我的计划应该是不会错的啊,一个女孩赤身裸体被关在狭小的柜子里,应该会无比恐惧才对,但是为什幺,为什幺会是现在这样呢?  林雪涵没有理会我的动摇,淡定地取走了自己的衣物,当场穿上后扬长而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思索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放学之后,我一个人踏上回家的路途,脑中还在想那个无解的问题,甚至不由地开始对明天的计划产生了怀疑,自己原来想的那些手段真的能让那个女孩屈服幺?  就快要到家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熟悉的铃声,花了一些时间,我才意识到这是我的手机。倒不是我太迟钝,只是很少有人会打电话给我,我的手机主要就是用来上网的。  一看来电显示,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好吧,我的通讯录一共也没存几个人。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接了,很难说为什幺要这幺做,因为我平时都是不会接这种陌生的电话的,也许我心中还存着那个给我催眠仪的人会再来联络我的心思。  刚接通电话,耳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师,是你幺?」